高闲书法欣赏

高闲简介

高闲,晚唐僧人,乌程(吴兴)人。自幼出家湖州开元寺,后入长安,住四明、荐福等寺。学张旭,工草书,名冠一时。

韩愈《昌黎先生集》卷二十一《送高闲上人序》云:“往时张旭善草书……今闲之于草书,有旭之心哉。”说其书有张旭之心。张祜也有《高闲上人》诗,赞曰:“卷轴朝廷饯,书函内库收。陶欣入社叟,生性论经俦。日色屏初揭,风声笔未休。长波浮海岸,大点出嵩邱。不绝羲之法,难穷智永流。殷勤一笺在,留着看银钩。”可见高闲在唐书名显赫。宋赞宁《续僧传》卷三十《释广修传》云:“释高闲‘宣宗重兴佛法,召入对御前草书。遂赐紫衣,号十望大德……闲常将川白书真草书之踪,与人为学法焉。’”宋陈思《书小史》云:“高闲善草书,师怀素,深穷体势。”宋叶梦得《石林避暑录》卷三,谓高闲书“神采超逸,自为一家,盖得韩退之序,故其名益重。”元刘有定《衍极注》云:“高闲上人能草,每欲学为张长史。后终于湖州开元寺。”

宋董卣《广州书跋》云:“闲之书不多存于世,其学出张颠,在唐得名甚显。韩退之尝谓张旭喜怒忧悲,必于书发之,故能变化若鬼神。见闲书者,知随步置履于旭之境矣。彼按迹无差者,岂复循已弃之辙迹而求致之哉?正善学旭者也。”这里是说高闲书法学习张旭,已步入张旭之境地,但是高闲是追求书法之最佳而不是拘泥于张旭之迹。由此说明高闲善于学习张旭。正因为如此,故高闲成为“继张旭、怀素后又一位以草书冠一时之名得书家”,而对后世影响至大。宋代黄庭坚就曾学习过高闲,他在《鲁直自评书学》中称:“余学草书三十年,初以为周越为师,故三十年抖擞俗气不脱,晚得苏才翁、子美书观之,乃得古人笔意。其后又得张长史、怀素、高闲墨迹,乃窥笔法之妙。”通过这段自白,说明高闲书法曾对黄庭坚有过关键性的启示。黄庭坚最后从张旭、怀素、高闲三位草书高手墨迹中窥见笔法之妙,悟出真谛而成为宋代首屈一指的草书大家。 元代鲜于枢论草书云:“张长史、怀素、高闲皆名,善草书:长史颠逸,时出法度之外;怀素守法,特多古意;高闲用笔粗,十得六七。”

传世书迹有草书《千字文》残卷真迹,湖州有石刻《千字文》、《令孤楚诗》等。

作品列表

高闲千字文残卷书法作品欣赏
0
^